正文部分

信德新材发明专利数量落后于同行 缺乏交易能力的供应商扎堆现身

《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秋汐/作者 映蔚/风控

回溯历史,辽宁信德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德新材”)实控人尹洪涛曾发生一起所持信德新材股权被冻结的案件。2014年1月至2015年3月期间,尹洪涛原配偶孙铁红将闲置资金出借给马慧莲等人,马慧莲等人将资金转借给有资金需求的客户以赚取利息差,后借款方资金链断裂。

而后原告彭丽容由于出借的钱款无法按时追回,于2017年3月6日提起诉讼,两个多月后尹洪涛所持信德新材60%股权被冻结,尹洪涛由于当时与孙铁红系夫妻关系而被列为共同被告。该案件前后历时约五年。而实际上,2017年2月尹洪涛已与原配偶孙铁红离婚,直到2019年12月23日尹洪涛被冻结的信德新材60%股权才被解除。

上述“闹剧”背后,信德新材此番上市的表现或同样值得关注。其中,自2019年起,信德新材的净现比不足1,且其净资产收益率总体下滑。且截至招股书签署日,信德新材的发明专利数量不敌同行。另一方面,信德新材多家供应商现零人异象,合计数千万元采购额真实性或遭拷问。

一、净现比连续三年不足1,发明专利数量在同行中“垫底”

最近三年,信德新材的主营业务毛利率走“下坡路”,信德新材坦言其未来或面临产品毛利率下降的风险。而另一方面,自2019年起,信德新材的净现比不足1。

1.1 2019-2021年,信德新材的净现比降至1以下

据签署日为2022年4月8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及签署日为2022年3月17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3月版招股书”),2018-2021年,信德新材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小计分别为18,354.26万元、22,718.36万元、27,747.31万元、56,679.01万元。同期,信德新材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877.78万元、3,814.04万元、6,221.6万元、9,656.7万元。

2018-2021年,信德新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3亿元、2.3亿元、2.72亿元、4.9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626.25万元、7,250.3万元、8,624.26万元、13,768.2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8-2021年,信德新材的收现比分别为1.13、0.99、1.02、1.15。同期,信德新材的净现比分别为1.35、0.53、0.72、0.7。

2019年起,信德新材的净现比均不足1。

此外,信德新材扣非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总体走低。

1.2 2018-2021年,信德新材的扣非后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总体下滑

据3月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8-2021年,信德新材的扣非后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47.92%、36.69%、28.03%、28.79%。

可见,相较于2018 年,信德新材2019-2021年扣非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总体呈下降趋势。

此外,2018-2020年,信德新材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曾低于同行均值,直到2021年才高于同行均值。

1.3 2018-2020年,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低于同行均值

据3月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8-2021年,信德新材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88%、4.7%、4.1%、4.69%。

据德方纳米2020-2021年年度报告,2018-2021年,德方纳米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22%、4.66%、5.47%、3.38%

据天奈科技2019-2021年年度报告,2018-2021年,天奈科技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01%、5.52%、5.97%、3.94%。

据新宙邦2020-2021年年度报告,2018-2021年,新宙邦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88%、6.74%、6.3%、5.91%。

即2018-2021年,信德新材上述同行业可比公司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平均值分别为5.7%、5.64%、5.91%、4.41%。

观其发明专利数量方面,信德新材或在同行中“垫底”。

1.4 授权发明专利仅5项,发明专利数量同行间垫底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4月8日,信德新材累计获得授权发明专利5项。

据招股书,信德新材的同行可比公司分别为江苏天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奈科技”)、深圳市德方纳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方纳米”)、深圳新宙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宙邦”)。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2022年4月8日,天奈科技累计获得授权发明专利15项;德方纳米累计取得授权发明专利45项;新宙邦累计取得授权发明专利102项。

可以看出,截至2022年4月8日,信德新材仅有5项授权发明专利,该数量在同行间垫底。

也就是说,2019-2021年,信德新材的净现比持续低于1的同时,其扣非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也总体呈下滑趋势。另一方面,信德新材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曾一度低于同行均值,且截至2022年4月8日,其发明专利数量均不敌其家同行。

此外,信德新材的多家客户与供应商,出现“零人”异象。

二、供应商或缺乏交易能力,合计逾4,000万元采购额真实性存疑

在完善的经营流程中,采购作业在准时生产方式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其中企业对供应商遴选与评估也是环节上不可缺失的一步。而信德新材“零人”供应商扎堆现身。

2.1 2018-2021年交易1,700万元的客户兼供应商,社保缴纳人数为1人

据3月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8-2021年,信德新材向盘锦润福通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盘锦润福通”)销售重芳烃以及采购道路沥青和乙烯焦油。信德新材与盘锦润福通于2018年开始合作,为持续合作状态。

2019年,信德新材向盘锦润福通销售重芳烃的金额为15.5万元。

2018-2021年,信德新材向盘锦润福通采购道路沥青的金额分别为21.71万元、110.07万元、181.36万元、104.05万元。2021年,信德新材向盘锦润福通采购乙烯焦油的金额为1,273.16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8-2021年,信德新材累计向盘锦润福通销售和采购的金额为1,705.85 万元。

然而,盘锦润福通多年来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零人。

据招股书,盘锦润福通成立于2017年8月2日,杨琦持有盘锦润福通100%的股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1年,盘锦润福通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均为0人。

据公开信息,盘锦润福通的股东杨琦还持有盘锦凯仕利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盘锦凯仕利”)的股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1年,盘锦凯仕利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人、1人、1人。

即是说,信德新材向盘锦润福通进行销售与采购的金额累计上千万元,然而盘锦润福通的社保缴纳人数或仅一人,其交易能力存疑。

此外,信德新材的多家供应商的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2.2 2021年上半年向兴燃石化采购逾800万元,兴燃石化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3月版招股书,2021年1-6月,信德新材向兰州兴燃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燃石化”)采购乙烯焦油的金额为859.71万元,占其当期采购总额的比重为6.99%。兴燃石化为信德新材2021年新增供应商。

然而,兴燃石化多年来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兴燃石化成立于2017年11月13日。岳琴持有兴燃石化100%的股权,岳琴担任执行董事兼经理,汤新担任监事。

2018-2021年,兴燃石化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公开信息,岳琴并未其他持股企业。即兴燃石化或不存在员工社保代缴的情况。

而多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的兴燃石化,如何撑起逾800万元的采购额?

2.3 大连兴联2019-2021年撑起千万元采购额,多年现零人异象

据招股书,2019-2021年,信德新材向大连兴联道路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兴联”)采购的金额分别为18.78万元、371.66万元、773.23万元。大连兴联2019年开始与信德新材合作,合作未中断。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8-2020年,信德新材累计向大连兴联采购的金额为1,163.67万元。

然而,大连兴联多年来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大连兴联成立于2019年10月31日,喻素梅持有大连兴联100%的股权,喻素梅担任执行董事兼经理,唐瑞晗担任监事。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9-2021年,大连兴联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均为0人。

据公开信息,喻素梅无其他持股企业。即是说,大连兴联或不存在代缴社保的情况。

问题尚未结束。

2.4 盘锦重德2018-2019年累计撑起超700万元采购额,合作期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据3月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8-2019年,信德新材向盘锦重德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盘锦重德”)采购古马隆树脂的采购金额分别为339.59万元、440.57万元。上笔2019年交易后,信德新材不再向盘锦重德化工采购原材料。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8-2019年,信德新材累计向盘锦重德采购的金额为780.16万元。

然而,盘锦重德多年来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盘锦重德成立于2018年11月9日。姜明丰与于海安分别持有盘锦重德50%的股权,姜明丰担任执行董事兼经理,于海安担任监事。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8-2021年,盘锦重德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公开信息,姜明丰、于海安均未持有其他企业的股权。也就是说,盘锦重德或不存在代缴社保的情况。

上述情形不难看出,信德新材与上述供应商的交易额累计均超数百万元甚至超千万元,而上述4家供应商的社保缴纳人数均寥寥无几,有的还现零人异象。而信德新材与以上企业的交易真实性或遭拷问,而上述供应商又是否具备交易能力?存疑待解。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面对面幻莫测的市场变化,信德新材又以何立足?

九洲彩票平台,九洲彩票官网,九洲彩票网址,九洲彩票下载,九洲彩票app,九洲彩票开户,九洲彩票投注,九洲彩票购彩,九洲彩票注册,九洲彩票登录,九洲彩票邀请码,九洲彩票技巧,九洲彩票手机版,九洲彩票靠谱吗,九洲彩票走势图,九洲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九洲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