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部分

顶流理想摸着 L9 过河

头图来源 | IC Photo

作者 | 于 跃 崔秋阳

编辑 | 新 言

短短十天之内,车圈顶流理想 L9 又 " 出事 " 了。

7 月 26 日,一名销售在雨中驾驶理想 L9 试驾车连撞十几米护栏,相关聊天记录显示,车辆主动刹车失效,前轴气囊爆了,最终断轴趴窝。往前推大约十天,理想 L9 才被曝出空气悬架断裂事故。一时之间,本就自带流量的理想 L9 再一次喜提热搜。

在 L9 即将交付的当口,遭遇这样的变故,理想内部的压力可想而知。

当第一次事故发生后,理想门店的销售被要求立刻统一口径," 原则上不主动沟通 ",被用户问到则回应统一话术。

第一次事故发生后网传疑似理想工作群聊截图 来源:网络

在理想汽车门店,销售们对空气悬架问题保持高度警惕。7 月 21 日,未来汽车日报来到北京合生汇理想门店探店,试图俯身拍摄空气悬架时,店内销售苏毓立刻快步上前尝试阻止。面对询问,苏毓拿出了统一话术," 出事的那个车还不是最终量产版本,现在厂家已经把空气弹簧的质保提升至 8 年 /16 万公里 "。

理想官方也在用 " 冷处理 " 的方式,试图将负面影响降至最低。针对两次事故,官方并未发布正式的文字声明,并回应未来汽车日报 " 不会单独发表文字声明解释此事 "。

就连一向高调的理想汽车 CEO 李想,也罕见地在微博默不作声了。

自 7 月 17 日 L9 试驾车前悬架断裂以来,李想就没在微博上发布过任何动态。此前,或是与网友争辩,或是和余承东、何小鹏等业内大佬互动,李想都不曾缺席。

目前来看,理想的一系列冷操作都颇为奏效,理想没有面临口碑崩塌,L9 的订单也依旧火爆。只是似乎,李想的沉默,向外界传递出几分焦虑。

空气悬架该不该背锅?

截至发稿,关于这两起事故的原因,尚无定论。大家的关注点,普遍集中于理想 L9 配备的空气悬架。

未来汽车日报调查发现,理想 L9 有三家空气弹簧供应商,分别是德国的头部空簧供应商威巴克,以及国内的保隆科技和孔辉科技。

发生事故的那辆理想 L9,使用的是威巴克供应的空气弹簧。未来汽车日报前往北京地区的理想汽车直营门店,发现门店展车的前空气弹簧也来自威巴克——空气弹簧标明了 " 德国制造 ",并且有威巴克的字母 "V" 标志。

不过,威巴克相关负责人向未来汽车日报表示,威巴克将为理想 L9 供应空气弹簧,目前还未开始规模化量产。保隆科技和孔辉科技的相关负责人则表示,他们已经和理想汽车达成了合作,不过目前还没有开始为后者供货。

来源:未来汽车日报

理想 L9 空悬断裂事故发生后,保隆科技内部分析了可能存在的问题,一位负责人表示,可能是空簧缓冲块受到了过大的冲击力,金属部件刺破了橡胶部件,导致空簧减震器失效。

孔辉科技负责电控悬架业务的一位经理也给出了类似的分析,应该是 L9 前轴空簧缓冲块的顶胶强度不够,导致空簧减震器总成失效。

他猜测,上述事故可能是在试驾过程中出现了暴力驾驶,以 90km/h 的速度通过 20 厘米深坑,车辆损坏是正常的," 如果要求完好无损,那就太苛刻了 "。

" 顶胶是空气弹簧和减震器的安装点,也是该系统总成中受力最大的一个点,加上这个部件本身属于易损件,如果在使用中损坏,很难维修,只能整根更换。"

箭头所指位置为缓冲块,顶胶在其内部 来源:威巴克官网

无论空簧减震器还是传统螺旋弹簧减震器,都有受力极限,但目前业内并没有针对空簧减震器总成能承受的最大冲击力形成统一标准。

保隆科技内部调研发现,威巴克为理想汽车供应的空气弹簧最高可以承受 6.5 吨的冲击力,保隆科技的量产产品可以达到 9 吨。

保隆科技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要规避类似的事故,就需要驾驶员平稳驾驶。

另一方面,要应用空气悬架,保证空气弹簧、储气罐、传感器等一整套系统安全稳定运行,也在考验车企的装配工艺,以及如何通过软件调教悬架系统。

上述负责人以奔驰 S 级举例,要实现魔术车身,就需要空气弹簧、双目摄像头以及复杂算法共同配合。

为了安抚消费者,7 月 18 日,理想汽车修改了 L9 空气弹簧质保方案,官方将为空气弹簧本体、空气泵、储气罐提供 8 年或 16 万公里质保。不过,保隆科技和孔辉科技两家供应商却透露,供应商向整车厂承诺的质保时间没有这么长,应该是理想汽车自己延长了质保期限。

来源:理想汽车官方微博

L9 订单依旧火爆

理想自掏腰包延长了空气弹簧的质保期限,给不少车主吃了一颗定心丸。

6 月 21 日理想 L9 发布会结束后,北京的一位理想 ONE 车主赵龙立刻下订了一辆 L9," 发布会当晚官方 App 都崩了,比当年的 iPhone 还难抢 "。

订车大半个月后,赵龙在门店试驾了理想 L9。他感到整体很满意,"L9 比理想 ONE 的舒适性有了明显提升,唯一不太满意的是胎噪声比较明显 "。

理想 L9 试驾车发生的空悬断裂问题,并没有影响赵龙的购车决策,他认为理想延长质保后,量产产品的强度也会增加,反而对这款车更有信心了。

门店里,L9 的销售似乎也丝毫未受影响。

销售苏毓向未来汽车日报介绍," 大定订单已经有一万多台了,如果现在订车,最快要等到 10 月才能交付,销售情况还是相当火爆的。"

在北京清河万象汇理想汽车门店,销售人员告诉未来汽车日报,截至 7 月 27 日,门店已有 200 多位客户完成了 " 锁单 "。锁单意味着用户交的 5000 元预订金转化为定金,理想汽车开始排产客户所选的车型。

未来汽车日报走访了北京合生汇、清河万象汇以及蓝色港湾等多家门店,发现目前还没有因上述两起事故选择退单的准车主。大部分用户前往门店看车时,重点关注的是车辆的功能属性,空气悬架并非大家的核心关注点。

不过,也不是所有准车主都如此笃信。

二胎妈妈李晴也在发布会当晚预订了理想 L9。不过,接连发生的两起事故还是劝退了她。" 发生第二起事故之后理想官方公布了(其实是转发)当事车辆的行车记录仪视频,这更让人产生怀疑,为什么第一起空气弹簧发生事故时没有(公布)行车记录视频?"

" 当一款车主打家用人设时,安全就应该在第一位。"

放弃理想 L9,李晴仍然打算购买一辆电动汽车,但选车时更慎重了——会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即便牺牲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豪华配置,也要更高的安全性。" 腾势 D9、岚图梦想家等车型都在考虑范围内。"

终须走出舒适圈

看起来,要完成李想制定的 "8 月交付、9 月交付过万 " 的目标,理想 L9 似乎是稳了。

尽管如此,李想内心的焦虑依然隐约可见。因为无论有多火爆,L9 依然是一款增程式车型,这是属于理想的舒适区。而理想终究需要迈出舒适圈,直面更艰难的纯电战场。毕竟,友商已经提供了极具参考价值的样本数据。

比亚迪官方发布的 2021 年财报及 2022 年上半年销售数据显示,2021 年及 2022 年上半年比亚迪分别实现销量 59.37 万辆和 64.14 万辆,其中纯电车型和混动车型几乎各占一半。

乘联会数据进一步佐证了纯电产品在新能源市场的重要性,自 2021 年 7 月以来,BEV 纯电车型在新能源市场稳定占据了 75% 以上的市场份额。

对于理想而言,仅凭借增程式车型打天下意味着自断一臂,而且断的是主利手。

事实上,理想也早已意识到这一点。

2021 年理想赴港上市的招股书显示,其将拿出赴港 IPO 所筹款项中的 20% 用来研发高压纯电动汽车技术、平台及未来车型,并于 2023 年起每年推出至少两款纯电车型。

7 月 27 日,有博主在微博爆料,基于理想纯电平台打造的 MPV 车型(内部代号 W01)来了,从网曝图片来看,这辆经过伪装的 MPV 正由理想汽车总部驶出。

来源:微博

针对上述爆料,未来汽车日报向理想官方求证,对方并未给出明确答复。

有意思的是,就在今年 3 月,李想还在微博笃定地表示,理想的产品规划里并没有 MPV,无论增程还是纯电,在底盘铺装电池后,都会损失 MPV" 上下车和空间 " 这两个最重要的优势。另外,MPV 较高的风阻系数也将成为电驱动车型的续航杀手。

李想在线辟谣 来源:微博

距离辟谣仅四个月,理想就被曝光了纯电 MPV 车型。一位传统主机厂智能驾驶工程师分析称,在传统车企,一款车型从立项到伪装车测试大约需要一年半左右的时间,最快也要 0.8 年(即 9.6 个月)。

由此看来,李想辟谣可能只是欲盖弥彰。

但无论李想是否真的不看好纯电 MPV,可以确定的是,跳出舒适圈后,理想的 " 触电 " 之路并非一路坦途。

大众(中国)一位工程师田磊认为,进入纯电领域的技术门槛不会太高,因为最核心的电机、电驱、电池可以向供应商采购,对于理想来说,难点在于 " 增程式混动与纯电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技术路线,在转变过程中,车辆的传动系统、底盘结构、整车架构等全都要改变 "。

同时,虽然三电技术可以由供应商提供,但田磊认为,采购回来的零部件与自身车型是否匹配,还需要理想自己调整。

此前,理想 ONE 的底盘调校一直备受质疑。如果不补足这块短板,田磊担心理想第一款(纯电)产品很可能仅代表 " 理想有能力造纯电车型,而不是造一款有竞争力的纯电车型 "。

抛开技术层面的转变,理想的定价策略或许也要调整。

目前锂矿价格仍然居高不下,蔚来和小鹏采用的单一车型多款配置的方案,可以根据不同电池容量灵活调价。以小鹏为例,在今年 3 月的涨价中,小鹏 P7 电池容量为 60.2kWh 且原售价在 25 万元以下的多款车型(P7 480G、P7 480N 等)涨价幅度为 1.5 万元左右,而电池容量为 83.1kWh 且原售价在 26 万 -27 万元区间的 P7 670G、P7 670N+ 等车型涨价幅度为 1 万元左右。

低价车型涨幅高,可以凭借其走量优势多消化一部分被电池涨价推高的成本,高价车型涨幅低,可以尽量降低涨价对销量产生的不利影响。

此外,补能网络也是理想亟待追赶的功课。

截至 7 月初,特斯拉已在中国大陆开设了 1200 多个超级充电站,充电桩的总量超过 8700 个;蔚来已经正式上线了第 1000 家换电站;小鹏自营充电网络累计上线超 950 座。形成这样规模的补能网络,这三家车企分别花费了 8 年、4 年和 4 年。

李想也曾坦承,补能网络是车企之间拉开差距的重要因素," 特斯拉能卖得这么好,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其补能网络十分发达 "。

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在 2022 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表示,目前理想已有专门团队在推进充电站选址工作,并将 " 从高速公路充电站切入 "。但截至目前,理想尚未在建设充电站方面公布过具体进展。

凭一己之力在车圈带火了 " 落后的 " 增程技术,这大概是所有理想人最引以为傲的事。但从长远来看,没跑通纯电的路,就远未到举杯欢庆的时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赵龙、李晴、苏毓、田磊为化名)

九洲彩票平台,九洲彩票官网,九洲彩票网址,九洲彩票下载,九洲彩票app,九洲彩票开户,九洲彩票投注,九洲彩票购彩,九洲彩票注册,九洲彩票登录,九洲彩票邀请码,九洲彩票技巧,九洲彩票手机版,九洲彩票靠谱吗,九洲彩票走势图,九洲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九洲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