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部分

民间故事: 儿媳上吊后留下一个人偶, 道士指着婆婆: 后日该你上吊

叶莹莹上吊自尽那天,白石镇下了一场诡异的红雨,那场红色大雨如血一般倾盆而下,将白石镇的河流和井水都染成了诡异的红色。红色大雨下了三天三夜才停,大雨刚刚停下,叶莹莹的丈夫和婆婆便匆匆将叶莹莹下葬了,而叶莹莹入土为安的当天晚上,婆婆韩氏的枕头边,就出现一个巴掌大小的红色人偶,人偶上写着韩氏的名字和生辰八字,从针线来看,很像是叶莹莹的手艺。

韩氏看到那个人偶心中不安,便拿着红色人偶找到一个道士,不料那道士看到红色人偶以后,却指着韩氏说道:“后日该你上吊了!”

故事发生在明朝时期,叶莹莹本是一个木匠的女儿,她十三岁时父母双亡,舅舅和舅母便将她接到家中,当成亲生女儿抚养。当叶莹莹长到十六岁时,舅舅千挑万选,最终选中了老实人尹智平,并作主将她嫁了过去。

尹智平早年丧父,家中只有一个老母韩氏,叶莹莹过门以后,体贴丈夫,孝顺婆婆,她本以为只要真心对待丈夫和婆婆,就能换来他们的真心,可是现实却狠狠甩了叶莹莹一记耳光。

自从叶莹莹到了夫家,她发现尹智平十分依赖婆婆,新婚之夜,丈夫都抛下她不管,去了婆婆的房间休息,不仅如此,两人什么时候同房,同房时间的长短,婆婆都要插手管着,只要到了婆婆规定的时间,她就会疯狂敲门喊走尹智平。

韩氏美名其曰是为了尹智平好,尹智平也十分听韩氏的话,只要韩氏来喊,尹智平会毫不留恋地离开,叶莹莹被婆婆和丈夫当成外人对待,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叶莹莹整日为丈夫和婆婆不接纳自己而烦心,没多久便生了病,可婆婆和丈夫却对她不管不问,叶莹莹只得拖着病体独自去看郎中。

叶莹莹看完病回家的时候,已是掌灯时分,丈夫和婆婆早已吃过晚饭,他们不仅没给叶莹莹留饭,还将用过的碗筷丢在锅里,等着叶莹莹回来收拾,叶莹莹看到厨房里的一幕气得眼泪直流。

正当叶莹莹独自在厨房伤心时,忽然听到院子里传来婆婆和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她走到门口小心查看,却看到婆婆将一个叫伏地魔的无赖拉进了她屋里,没过多久,屋内就传来了暧昧的说笑声,叶莹莹发现堂屋里的尹智平也看到了这一幕,可他只是沉默地看了一眼韩氏的屋子,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身回了房间。

婆婆人到中年,依旧风韵犹存,叶莹莹一直以为婆婆不过是控制欲强,为人刻薄,没想到她耐不住孤单,不能自守,竟然与村里的地痞无赖厮混在一起,看尹智平的态度,想来婆婆不是第一次将伏地魔领回家了。

叶莹莹生病期间,婆婆每日都会将伏地魔领回家,有时候还会将伏地魔留在家里吃早饭,伏地魔是个厚脸皮的,他在尹家吃早饭丝毫不觉得尴尬,甚至还趁着尹智平和韩氏不注意的时候,对美貌的叶莹莹动手动脚,并悄悄对叶莹莹说:“我早晚会将你变成我的女人!”

叶莹莹被伏地魔羞辱,只觉得又气又恨,她忍不住找到婆婆哭诉,将伏地魔的所作所为都告诉了她,并含泪对婆婆说道:“若您想要改嫁,我可以帮您张罗婚事,反正公爹已经死了那么多年,想来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光明正大总比偷偷摸摸说出去好听。”

韩氏没想到叶莹莹竟然敢来教训自己,只觉得又羞又气,她狠狠打了叶莹莹几个耳光,指着叶莹莹的鼻子破口大骂道:“我的事情轮不到你多嘴,哪有儿媳教训婆婆的?我看你真是该打!”

韩氏对叶莹莹又打又骂,闹出了很大的动静,尹智平听到动静赶来,看到母亲动了大气,只以为是叶莹莹的不对,便揪着她的头发,对叶莹莹又打又骂,打得她几乎昏死过去。叶莹莹对丈夫和婆婆失望至极,她本想求来休书自请下堂离去,婆婆和丈夫却不愿意放过她,将她关在柴房里,连一口水和一口饭都不舍得给她,叶莹莹恨极了丈夫和婆婆,一时想不开便上吊自尽了。

韩氏发现叶莹莹的尸体时,发现她的头发少了大半,只是当时韩氏急着处理叶莹莹的尸体,并没在意这些细节。

叶莹莹死后,尹智平和韩氏害怕担责,谎称叶莹莹得了急病去世,可是那场诡异的红色大雨,却表示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尹智平和韩氏以为安葬了叶莹莹,这件事就会不了了之,不料他们埋葬了叶莹莹以后,当天晚上,韩氏回房间睡觉的时候,在床头发现一个诡异的红色人偶,奇怪的是,那人偶的头发是用真正的头发缝上去的,人偶的正面写着韩氏的生辰八字和名字,人偶背面则写着叶莹莹的生辰八字和姓名。

韩氏认出那人偶的针线是叶莹莹的手艺,可是叶莹莹已经死了,那人偶怎么会忽然出现呢?韩氏越想越觉得不安,便拿着红色人偶,连夜找到一个道士寻求帮助,谁知那道士看了韩氏手中的红色人偶以后,立刻变了脸色,他拿着红色木偶沉默良久,才指着韩氏说道:“这是换命魇阵,三日前面你儿媳上吊自尽,后日就该轮到你上吊了。”

所谓换命魇阵,就是将死人的头发缝在人偶上,再在人偶上写下死者和被诅咒者的名字和生辰八字,最后用鲜血将人偶染成红色,换命魇阵就会立刻生效。

那道士表示,叶莹莹死前怨念太重,她制作这个人偶,就是为了报复韩氏,叶莹莹是上吊自尽的,到时候韩氏也会上吊自尽,这就是一命换一命,用自己的命让对方死去。

“这是非常阴毒的邪术……”道士神色严肃地看着将韩氏,一字一句地说道:“制作这个木偶的人,一定是狠毒了你,才会用鲜血染红木偶,选择用这样惨烈的方式报仇,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她恨你到这种地步?”

韩氏将叶莹莹进门以后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道士,可她却不认为自己有错,只一味指责韩氏,还咬牙切齿地说道:“这妇人死了还要害我,当真是恶毒,一眉道长,你一定要帮我破除这诅咒,并施法让叶莹莹魂魄不宁,最好让她被阎王爷下油锅,让她再也不敢作恶!”

一眉道长法力高强,最擅降妖除鬼,在附近的百姓中颇有口碑,韩氏看到红色人偶以后,就怀疑叶莹莹死后阴魂不散,才拿着红色人偶寻找一眉道长帮忙,还想要一眉道长给叶莹莹一点颜色看看。

一眉道长为人正直,嫉恶如仇,他没想到韩氏会说出这样恶毒的话,于是他板着脸将红色木偶丢回韩氏怀中,冷笑着对韩氏说道:“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你自己种下的恶果,还是自己去尝吧!”

一眉道长说完这句话,就将韩氏从道观赶了出去,任凭韩氏苦苦哀求,一眉道长都不为所动。韩氏离开以后,一眉道长打开大门,就看到叶莹莹的魂魄跪倒在道观大门口,似是在对他叩头拜谢。

韩氏回到家以后,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她陆续找了几个道长帮忙化解换命魇阵,可是那些道士却表示换命魇阵十分难化解,只有一眉道长有办法化解这个诅咒,韩氏又去求一眉道长,一眉道长却对韩氏避之不见,韩氏最终难逃一死。

那天夜里,韩氏在叶莹莹自尽的柴房上吊了,死状和叶莹莹死时一模一样,等到尹智平发现韩氏的尸体时,她的尸体都凉透了。

尹智平安葬了韩氏以后,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韩氏入土为安的当天夜里,尹智平在自己床头发现一个红色人偶,那人偶和韩氏发现的红色人偶一模一样,只不过尹智平发现的红色人偶上,写着他的生辰八字和名字。

后来,尹智平和伏地魔先后上吊自杀,他们上吊自杀的地点,都在叶莹莹上吊自杀的柴房,与叶莹莹上吊的时间也一模一样,村里人都说是他们害死了叶莹莹,因此叶莹莹死后阴魂不散,才会报复他们。

叶莹莹报仇以后,一眉道长超度了他们的亡魂,此后村里再也没有发生过怪事了。

九洲彩票平台,九洲彩票官网,九洲彩票网址,九洲彩票下载,九洲彩票app,九洲彩票开户,九洲彩票投注,九洲彩票购彩,九洲彩票注册,九洲彩票登录,九洲彩票邀请码,九洲彩票技巧,九洲彩票手机版,九洲彩票靠谱吗,九洲彩票走势图,九洲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九洲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